您所在的位置: 乐福彩票|首頁» 新聞中心» 評論

王新:妨害疫情防控,該當何罪?

文章來源:检察日报网

 

近日,山東省首例疫情防控期間妨害傳染病防治案宣判,田某因故意隱瞞武漢接觸史致37人隔離,最終被法院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記者注意到,不僅是田某,近期各地陸續宣判了一批妨害疫情防控的案件,其中多位被告人均因觸犯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被追究刑事責任。

对于隐瞒病情致严重后果的案件,此前有的地方以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立案,有的地方则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立案。从当前的宣判情况看,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的案件较少。在乐福彩票教授王新看来,这与司法机关回应舆论关切、细化相关法律适用有关。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防控前期比较侧重于打击和震慑,由于妨害疫情防控案件比较复杂,舆论对如何准确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争议很大,认为有口袋罪擴張適用的嫌疑。

實際上,審慎適用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明確它與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界限,這不僅是理論界的呼聲,在當前的司法操作中也有所體現。比如最高檢通過召開專題會議、發布典型案例等形式,細化涉疫情案件相關法律適用問題,給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加上了門檻,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司法進步。王新認爲,從長遠的角度看,對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罪名的大幅度適用,有利于提高民衆的公共衛生安全意識,比一味強調重刑更加合適,體現了人文關懷。

爭議:妨害疫情防控案相關罪名適用不一

四川一69歲男子隱瞞行程密切接觸百人,安徽一防疫人員隱瞞女兒武漢返鄉史致1700余戶居民隔離,太原一夫妻隱瞞疫情致17名醫護人員102戶居民隔離,上海一男子隱瞞行程後確診致55人隔離……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妨害疫情防控的案件集中爆發。

這類犯罪往往會對疫情防控秩序造成嚴重危害。最高人民檢察院涉疫情防控檢察業務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第一檢察廳廳長苗生明在答記者問時分析說,無論是傳播新冠肺炎病毒,還是以暴力威脅阻礙防控措施實施,都直接、嚴重破壞疫情防控工作的有效開展,直接對防控形勢、防控秩序造成嚴重威脅。因此,依法及時准確打擊該類犯罪具有突出的緊迫性。

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犯罪共涉及3个罪名,即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妨害公务罪。苗生明坦言,起初比较突出的问题是,对于妨害疫情防控措施导致疫情散播或引起疫情散播危险的犯罪,案件多是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立案侦查。实践中,如何区分认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在法律適用上存在一定的分歧

如何正確適用法律懲處妨害傳染病防治的違法犯罪活動,事關傳染病防治工作的順利進行,事關人民群衆的生命財産安全,事關社會的安甯與穩定。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也表示,对于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是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还是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时常发生争议,各地司法机关的做法也不尽一致。

王新回想起17年前非典時期的情況,他告訴記者,當時類似的案件也是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進行介入,甚至有些報道使用了醒目的標題故意傳播的最高可判處死刑。他說,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個重罪,帶有死刑,在司法操作中要注意避免帶有口袋罪擴張適用的嫌疑。因此,随着疫情防控的深入,考虑到复杂的案件情况,明确其与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界限,对于该罪名审慎地加以适用就显得尤为重要。

進展:給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設置門檻

不久前,兩高兩部聯合印發《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要依法嚴懲妨害疫情防控犯罪。

《意见》明确规定,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人、疑似病人拒绝执行疫情防控措施,故意传播新冠病毒,危害公共安全的,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其他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冠病毒传播或有传播严重危险的,以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

與之相應,2003年兩高《關于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2003年司法解釋)也有相關規定,故意傳播突發傳染病病原體,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相關規定,按照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患有突發傳染病或者疑似突發傳染病而拒絕接受檢疫、強制隔離或者治療,過失造成傳染病傳播,情節嚴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115條第二款的規定,按照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處罰。

在《意見》出台前,有些地方的司法機關也出台了文件,兩高兩部對比較散落的問題進行了統一收集,從打擊犯罪和控制疫情的角度看,有很正面的司法價值,便于全國司法操作的統一。在表達肯定意見的同時,王新也分析說,在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的問題上,《意見》在主體上區分了新冠肺炎確診病人和疑似病人兩類人,但上述兩份文件更多的都是強調客觀行爲,對主觀故意如何認定規定得尚不明確。

《意見》出台後,關于妨害疫情防控案相關罪名如何適用的討論並未停止。考慮到對涉疫情案件相關法律適用問題還需要細化,224日,最高檢涉疫情防控檢察業務領導小組召開專題會議,提出適用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要從嚴把握。隨後,最高檢對外發布第三批全國檢察機關依法辦理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

228日,兩高也就妨害疫情防控刑事案件的法律適用問題聯合答記者問。其中強調,在辦理妨害疫情防控措施犯罪案件適用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時,應當注意把握以下三個方面:一是主體上限于已確診的新冠肺炎病人、病原攜帶者,或者新冠肺炎疑似病人;二是主觀上具有傳播新冠肺炎病原體的故意;三是客觀上表現爲拒絕隔離治療或者隔離期未滿擅自脫離隔離治療,實施了進入公共場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行爲,其中新冠肺炎疑似病人還要求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後果。

記者注意到,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最高人民檢察院就檢察機關依法辦理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連續發布了五批典型案例。而在前四批典型案例中,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犯罪發布案例數最多。對此,苗生明解釋說,最高檢重點選擇這類犯罪發布典型案例,旨在充分發揮典型案例對檢察辦案工作的指導、引領作用。

在受訪專家看來,這也釋放了一個明確的信號——就是要准確和限制收縮適用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這些確診和疑似新冠肺炎病人本來就是受害人,不能一刀切地用過重的刑罰對他們進行懲治,辦案時要注意區分不同情況,堅持主客觀相統一,這種全方位的考慮體現了人文關懷。

爲避免疫情期間對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泛濫適用,司法機關在某種程度上給其增設了一個門檻條件,相信對該重罪罪名的適用會降低到一定的程度。王新總結說。

彭新林也认为,司法机关通过发布典型案例、答记者问等形式,着眼于实践需求、突出问题导向,明确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与妨害傳染病防治罪适用的界限标准,具有鲜明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能够更加有效地保障刑法、司法解释的实施,助力于解决妨害传染病防治犯罪中的法律适用难题。

建议:优先适用妨害傳染病防治罪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是频繁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一起出现的罪名,这与非典时期的情况有所不同。

王新解釋說,2003年司法解釋没有提到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原因在于要适用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必须是甲类传染病,当时非典是属于乙类,由于不符合条件该罪名就无法适用,当时对于妨害疫情防控的案件主要是以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記者注意到,2013年傳染病防治法修改後規定,對一些乙類傳染病和突發原因不明的傳染病需要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的,由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及時報經國務院批准後予以公布、實施。此次疫情防控工作中,國家衛健委經國務院批准,明確將新冠肺炎納入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乙類傳染病,並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這是個很大的突破。受访专家认为,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在非典时期不能适用,但在此次疫情中可以适用,这是国家在重大卫生事件防控领域的一个进步。

依據刑法規定,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引起甲類傳染病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後果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于妨害疫情防控类的犯罪,该罪名在某种程度上有兜底的含义,这意味着当无法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时,可以用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来进行处理。受訪專家指出。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之所以常常发生混淆,主要原因是两罪的客观行为表现形式类似甚或基本相同,且大都是有意违反防控措施。谈及两罪的核心界限,彭新林认为,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考量:一是侵害的法益是否危及公共安全。如果并未有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健康安全,就不能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二是主观方面是故意还是过失。比如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主观方面是过失,即行为人对引起新冠肺炎传播或传播严重危险这一危害结果并非是直接追求或者放任发生。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侵害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妨害傳染病防治罪侵害的客体则是公共卫生安全,通过对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大幅度适用,能够提高民众的公共卫生安全意识。王新认为,从长远的角度看,司法实践中,应该多适用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可能比一味强调重刑更加合适,也更能体现人文关怀。

兩高在答記者問中也明確: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危害公共卫生,实际上也是一种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其与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实际上是法条竞合关系,应当按照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适用原则,优先适用妨害傳染病防治罪。

不仅是罪名适用问题,記者注意到,在量刑方面最高检也提出了要求。苗生明表示,检察机关办理涉疫案件,必须要坚持既严格依法办案,维护防疫管控秩序,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也要充分发挥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化解社会矛盾纠纷、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方面的特殊作用。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是2018年修改後刑事訴訟法規定的一項重要制度。凡是符合認罪認罰從寬條件的,都要盡可能適用。苗生明表示,對于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的,在依法從嚴的基礎上,適當提出相對從寬的量刑建議。在辦案中要注意教育引導,加大宣傳疏導,降低人民群衆的焦慮和恐慌,最大限度減少矛盾對立。

不過,對于惡意傳播肺炎病毒、暴力傷醫、利用疫情制假售假、借機詐騙等危害嚴重、主觀惡性大、影響惡劣的案件,苗生明提出,即便嫌疑人認罪認罰,在從寬尺度上也要從嚴把握,要體現依法從嚴從重懲處的精神。

法條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一百一十四条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百一十五条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過失犯前款罪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三百三十条 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供水單位供應的飲用水不符合國家規定的衛生標准的;

(二)拒絕按照衛生防疫機構提出的衛生要求,對傳染病病原體汙染的汙水、汙物、糞便進行消毒處理的;

(三)准許或者縱容傳染病病人、病原攜帶者和疑似傳染病病人從事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規定禁止從事的易使該傳染病擴散的工作的;

(四)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的。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甲類傳染病的範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和國務院有關規定確定。